欢迎来到“甘肃经济信息网”,在这里您可以浏览到甘肃省12个市以及2个自治区最近发生的大小事,是世界了解甘肃的最好窗口。

主页 > 新闻中心 >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来源:甘肃经济信息网作者:濯昊更新时间:2021-04-27 20:26:49 阅读:

本篇文章8625字,读完约22分钟

文革十年,陈锡联主政东北五年。 那时(文革中和文革后),能够进入中央核心圈子10多年,担任第9、10、11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不包括候补委员)不倒的只有5人,即2位元帅叶剑英、刘伯承、2位上陈锡联、2位上陈锡联, 陈于1999年6月去世,今年1月,根据生前口述整理、记录其生平经历的《陈锡联回忆录》出版。 第一次读这本书,觉得文如人,四平八稳,不要惊讶。 然后再三熟读,方察内部也有很深的含义,但是不充分注意的话就没有味道。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一、陈赖酋长

建国后1950年10月至1959年8月,陈锡联在北京担任军委炮兵司令,风平浪静地度过了9年。

1959年8月,总政负责干部工作的徐立清告诉我,他准备换我的工作,让我去东北。 有一天,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给我讲了话,现在中央明确了你要去沈阳军区当司令,你说准备好了,尽快去报告。 1

林彪没有证明陈锡联为什么要去沈阳。 事实上,在1959年7、8月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反党外声称有军事俱乐部,涉及副总参谋长兼沈阳军区司令邓华将。 9月,中央正式取消邓华职务,但不知为何,平日与心高气傲的邓华不太咬弦的军区政委周恒大将也在此时被牵连,被免去职务,调用军队系统,被降为无职务权限的辽宁省党委书记处书记。 因此,当年10月,陈锡联正式被任命为沈阳军区司令,被称为赖胖子的北京军区政委赖传珠大将,调任沈阳军区政委。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朝鲜战争结束后,志愿军全部回国后,沈阳军区辖下共有8个野战军编制,是当时13个大军区中部队、兵员最多的。 陈说:“东北地区是我国主要的工业基地,是首都的屏障,与苏朝接壤,战术地位十分重要。 沈阳军区部队众多,许多老部队战功显赫,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光荣的革命历史源远流长。 我在东北工作,深感责任重大。 2

赖珠是从井冈山下来的,论资格比陈还老。 陈在中共第八届候补中委中没有进入中央委员会,但在1959年11月新调整的沈阳军区党委中,陈排名靠前,依靠军区党委第一书记、陈第二书记。 陈不仅对这一安排表示不服,而且随时随地都尊重信任,‘ 陈赖酋长是军区同志们对我们俩身体习性的称呼,在他们看来‘ 陈赖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的身体。 3

1965年12月14日,赖传珠政委患急性黄胆萎缩性肝炎住院。 接到报告,我马上回军队。 赖珠同志在战时受了三次重伤,解放后也长时间负重工作,过劳病倒,但不幸病倒。 为了救他的命,我们请了北京和军队内外的十几名专家和医务人员到沈阳诊治。 尽管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回天无力,1965年12月24日,赖传珠同志因急性肝功能兼肾功能衰竭,在单位病逝,享年55岁。

赖珠同志的不幸逝世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中央军委特别发出唁电表示哀悼,对赖传珠同志和沈阳军区的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这几年,沈阳军区各项工作成绩突出,特别是政治工作做得好,与陈锡联、赖传珠同志分不开。

我很难过赖传珠同志的不幸去世,也为失去好伙伴,好政委而悲伤。 赖珠同志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跟随毛主席井冈山,是一位合格的同志。 他比我大五岁,我们在一起工作,非常配合默契,彼此非常信任,彼此非常支持,步伐非常一致。 … … 在我和赖传珠同志紧密团结的影响下,我们军区领导班子非常团结,更是军区各级领导班子非常团结,上下工作势头很好,工作效率很高。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为了表达赖珠同志不幸去世的悲伤,写了悼词: ‘ 我和他一起工作,一直很亲密,很融洽,很合拍。 4

前面有四个非常合作,彼此非常信任,彼此非常支持,步伐非常一致,后面有三个非常亲密,非常融洽,非常合作,前后七个非常合作,陈赖关系非常惊人!

二、出现在陈赖关系衬纸上的陈宋关系

陈锡联到目前为止,记得太多痕迹了,我觉得他致力于赞扬信任去冷落另一个身体。 他的另一个身体是宋任贫。

陈锡联调到沈阳军区后的第二年9月,中央政治局决定重新设立华北、东北、华东、中南、西南、西北6个中央局。 其中,东北局代表中央领导黑、吉、辽三省党工作人员,派驻沈阳,国务院二机部部长宋任贫担任东北局第一书记。

当时,服从毛泽东党指挥枪的大体上是各地区的一把手兼任所在地大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或政委)。 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于1960年11月兼任北京军区政委(未设第一政委),次年2月增订为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华东局第一书记柯庆施,1958年担任上海局书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兼任南京军区第一政委,1960年兼任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1960年起任兰州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军区政委(未设第一政委)。 军队打工历史最早的是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和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他们于1955年分别兼任广东省党委书记和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委第一书记、政委(未设立第一政委)。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宋任贫是中央局一把手中唯一被授予军衔的( 1955年由军委总干部副部长任),不知道为什么,1960年他只被任命为沈阳军区第一政委,1964年沈阳军区召开第三届党委第一书记,其他 然后,赖传珠从第一书记降为第二书记,陈锡联从第二书记降为第三书记。 5

文革前几年经历的回忆录第15章是沈阳军区(上),陈锡联说雷锋问题的话时只有一处,也是全书唯一的地方。 提及东北局第一书记、军区第一政委宋任贫同志,[6]同一章,赖传珠20处不到。 陈氏不仅建议赖氏做好准备,还在很多地方提到并赞扬军区其他同事,如副司令曾绍山、曾思玉、肖全夫及副政委杜平,如赞扬曾思玉的是&lsquo。 东北通熟悉东北战区的地形、防御重点,被誉为曾师傅,曾思玉、肖全夫等同志冒着雪,奔驰在白雪黑土地上,但只有宋任贫这个军区的第一手,陈没有半字的评价。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陈、宋其实在二野待过,陈锡联更是二野有名的战将,曾任二野三兵团司令,宋任贫建国后也在云南担任过二野四兵团政委员。 与陈不同,宋是典型的政务干部出身,就任华野第三副政委时说自己首要在地方支前工作。 军内职务只有名义多于实际,就任四兵团政委时,以云南地方工作为主。 文革前,宋名义上是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但陈接近红一方面军四野出身的赖传珠,远胜于同在二野的宋任贫,陈和赖合为一团,宋基本上不能插手军区的事,插手 还是在辽宁里面。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三、文革背景下的陈宋关系

1966年8月以后,沈阳地区红卫兵的矛头首先指向辽宁省委,9月中旬,省委第一书记黄火青、第二书记黄欧东相继被批准。 毛泽东此时也是保宋任贫,在那年8月的8届11中全会上,宋朝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67年1月,黑龙江成立了临时最高权力机构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周恩来让宋参加,安排其谈话表达。 可以认为宋以后,周的意图明显为他创造了想工作的条件。

1967年2月16日,辽宁省革命反派大联合委员会(简称辽联)在沈阳宣布成立,宋任贫在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说表示支持。 辽连以东北工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等学生造反派为主体,思想活跃,得到了相当一部分机关中下层干部和已经站出来的上级领导干部的支持。 辽连反对沈阳军区1966年下半年以后军内造反派和1967年1月地方文革干预后地方造反派的压制,陈锡连在回忆录中提到的炮击延安中,焚烧陈锡连(延安里是军区领率机关所在地),推翻陈,曾任曾绍山、曾绍山, 7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同年4月21日,东北局书记处发表了关于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lsquo。 三个意见,其第一个副本是: 1、最近进入或突入东北局机关的东工红旗造反团、革命造反团和辽大红卫兵是保守组织。 2、他们进入或突入东北局机关违反毛主席亲自指示的军委八条命令和中央2月21日的通知,非常错误,所以希望他们按照中央军委八条命令和中央2月21日的通知精神撤退。 3 .我们坚决站在毛主席所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边,支持一切无产阶级革命派,坚决和他们并肩战斗,共胜利。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三点意见引起了冲击东北局的保守派学生组织的强烈不满。 5月4日,该派组织在沈阳市人民广场召开大会,批评3点意见,在会场与保宋任贫的辽联派发生冲突,引发流血事件。 5月10日,冲东北局一派在沈阳南站前广场召开辽宁无产阶级革命派联络处(简称辽革站)成立誓师大会,批评党内最大的资本主义道路权力派和在东北的代理人,对宋、马、区、喻、徐(当时还没有被打倒,与辽连的观点一致,辽连的观点是

6月5日,以辽宁大学八三一为主体的辽宁八三一革命反叛总司令部(简称八三一)成立。 至此,辽宁地区三大派系鼎立,形成了相互对抗的局面。 三派观点鲜明:辽革站保陈打宋。 辽保宋打陈 八三一打宋朝的同时打陈。 通常认为辽革站是保守派,辽联和八三一是造反派,但辽联在造反派中是比较稳健的一翼,八三一在造反派中是更激进的一翼。

三种意见违背了宋任穷本人和以他为首的东北局书记处的愿望,被动地陷入了困境,他们本应长于政治斗争的手腕。 宋朝在7月4日被迫以他的个人名义撤回了三点意见,但无济于事。 8月6日,中共中央停止东北局对东北各省市领导的决定,决定标志着毛、周权衡利弊后最终放弃保宋,从此,辽宁至东三省整体为年初介入3个两军的沈阳军区左右。

1968年5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央文革联名发出关于设立辽宁省革命委员会的指示,决定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由陈锡联担任。 省委委员中,军队干部占16%,地方干部代表占22%,三派群众组织代表占62%,在人员组成上是军干部三结合,军队干部最少,群众组织代表最多,但实际上是军队干部主持了大局。

1968年以后,恰逢盛年的陈锡联春风得意。 这一年6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正式免去宋任贫在沈阳军区的所有职务,3个月后,陈锡联担任军区党委第一书记,这不仅使陈成为辽宁第一手,而且正式成为支左部队分布在东北的沈阳军区第一手,实际上是整个东北第一手。 1973年12月,八大军区司令换届,陈调任更为重要的北京军区司令,一个月后成为负责解决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六人小组成员,至1975年2月成立军委常务委员会,担任常务委员之一。 同年1月,出任国务院副总理。 1976年2月2日,叶剑英宣布停止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由陈主持,10月,参与粉碎四人帮的行动,次年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再次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再次担任中央军委常务委员。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1968年以来,宋任贫是比较倒霉的时候。 之所以说运气不好,那是因为在资本主义中待遇还很差。 1967年中,宋朝已经被中央接受为京西酒店,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受到大众组织的激烈批评。 1968年4月,宋朝被调往条件较差的海运仓总参一所,但5月辽宁省革命委员会设立的中央批示中,点了马明方、顾卓新、喻屏、周恒的名字,但宋朝留下了余地,没有点名。 第二年10月,到辽宁39军二五农扬劳动避难,被指派的工作人员喂猪,农忙时期收割作物,写提交资料,有时被拉到沈阳、阜新、朝阳、凌源和大石桥等地搏斗。 在此期间,宋任贫没有得到他担任第一政委的军区部队的任何照顾,但今后的事实表明,这一天给未来宋心留下了长久的阴影。 8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1974年9月,宋任贫回到北京,交给中央组织部管理,被视为解放,但未分配工作。 文革结束后回归,1977年10月出任国务院七机部部长,次年12月11届三中全会,取代胡耀邦出任中组部部长,掌握中央组织权力,地位逐渐加重。

1980年2月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是陈、宋地位易变的分水岭。 这次全会决定重新设立中央书记处。 71岁高龄的宋任贫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还兼中集团部长),陈锡联当时被视为所有派遣大将之一,根据党内外广大群众的意见,决定批准他的辞职要求。 1968年以后,陈、宋似乎一直在暗中战斗,但在他们人生的晚年,似乎也最终决定了胜负。 后笑者,应该是宋任贫。

四、少壮派的命运

赖传珠最受沈阳军区的老人们称赞的是,思想开放,不守规矩,放弃继承人。 因此,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40多岁的后半期,抗战后参加革命的三八式干部群体,担任了正军甚至更高的领导职务。

军队以上,如李震,193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48岁交军区政治部第二主任,2年后转任主任,1965年交军区副政委。 李伯秋,1936年入党(刚经受住抗战前的边),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抗日武装,1965年49岁晋升军区政治部主任(接替李震)。

正军级多人:

田维新,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8岁由陆军第16军副政委提交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汪洋,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6岁从陆军第16军副军长晋升为军长。

王淮湘,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43岁被陆军第十六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张下午,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6岁由陆军第23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敬山,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5岁由陆军第38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李光军,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44岁从陆军第39军副军长晋升为第64军军长。

张峰,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2岁从陆军第39军副军长晋升为军长。

陈绍昆,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3岁由陆军第39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刘光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1年41岁由陆军第40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刘振华,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3岁由陆军第40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郭玉峰,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45岁被陆军第64军副政委提交政委。 9

李震、李伯秋是1955年授权的少将,田维新以下11人,均由沈阳军区于1964年提名为少将。 这些少壮派军人除1966年在李震、敬山调离沈阳军区外,李光军、郭玉峰1967年分别按部就班调离中央机关外,其他各方在文革中继续接受陈锡联的重用。

珍岛作战前,军区班子只有我、政委曾绍山、副司令唐子安、江推辉、肖全夫、参谋长汪洋、政治部主任李伯秋7人,第三政委潘复兼任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主任不参与军区工作。 人员稀少,难以满足战争准备的需要。 1969年8月,经军委批准,调整充实军区领导班子,我依然担任司令、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曾绍山担任政治委员、第二书记、潘复生兼政治委员。 副司令在唐子安(常务委员)、江推辉(常务委员)、肖全夫(常务委员)之后,增加了邓岳(常务委员)、刘永源、游好扬、张峰、汪洋(兼参谋长)、吴习智(兼兵站部长)、汪家道(黑龙江省军区司令)。 副政委为李伯秋(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邹衍(常务委员)、陈绍昆(政治部主任、常务委员)、刘振华(旅大警备区政委)、李少元(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政委)、王淮湘(吉林省革命委员)、刘光涛(黑龙江省军区政委) 被调整的班子成员在战争时期担任过兵团、军、师的指导职务,年资丰富,有作战指挥经验。 1969年底至1971年初,田维新、汪洋、陈绍昆、刘振华先后被传唤,刘德才(兼旅大警备区司令)、曾雍雅担任军区副司令,张下午担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 … 10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陈锡联的回忆不太准确,比如珍宝岛作战期间,沈阳军区参谋长兼任肖全夫,汪洋在作战后( 1969年8月)晋升为军区参谋长。 另外,1969年江推辉、肖全夫、李伯秋三人不仅是军区党委常委,还是党委副书记,王淮湘、刘振华也不是党委常委。 十一

被陈锡联肯定的这位文革中军区第一领导人,红军时期参军的,军队不在地方支左的,以后都平安地在军队度过晚年,抗战后参加革命被派往地方支左第一线的,后来都经历了困难。 如李伯秋,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辽宁省党委书记、曾绍山之后的辽宁第二把手,于1977年3月停职考核后被开除党籍。 王淮湘、吉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省委第一书记,1977年调任武汉军区副政委抓到吉林地方不放,终于被停职考核,辞职解决党籍,被开除。 刘光涛,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省委第一书记,1977年后被勒令转业,被降级录用。 陈绍昆,国务院冶金工业部部长,1977年以后免职,被留党处分。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老人说,这些人的解决,与宋任贫在文革中与军区结仇,利用中央组织的权力报箭之仇多少有些关系。 对李、王、刘、陈的处分是否含有个人恩怨的成分,我们没有事实根据,评论不好,但从宋任贫对少壮派之一郭玉峰的态度,可以看出一些线索。 宋先生在回忆录中提到了郭时先生。 康生说,郭玉峰是全军最优秀的军政委员,因此把他调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康生从1970年开始三次提名郭玉峰为中国集团部长,第一次、第二次都没有得到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同意,而是第三次被认可。 据了解,当时的中央和毛主席对郭玉峰任中央组织部长,不是康生同意的,而是犹豫了很久。 十二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郭玉峰承认陈、赖是被提拔的干部,是文革开始时,军部位于辽宁本溪山沟的陆军第64军政委员会,经沈阳军区推荐、任命派往北京之前,完全不认识在中央活动的康生。 郭是否优秀,只有对沈阳军区中央的反映和评价。 根据沈阳军区的反映说郭的好话,能不能证明郭是康生线上的人? 不能用康生先生的一句话来宣告郭下半生的命运吗? 按照宋任贫的逻辑,就是这样瞎猜的。

据老年人介绍,1967年10月,郭玉峰奉命到北京,本来到中央参加项目工作,但原中组部业务组负责人、总政干部部副部长朱光被调往部队,到郭接任朱的职务(文革中,中共中央各部只有中组部, 到了中央组织部以后,中央、毛、周曾三次写信要求回部队,被任命为中央组织部部长后,不允许为再次回部队而写毛、周。 1977年免职后,关系仍为64军,直到1980年被勒令办理转业手续,未被关进秦城监狱。 次年2月被陈云、邓颖超询问后获释,1983年被党籍,下放河北邢台,每月生活费150元,2000年因病逝世。 少壮派中,郭可以说是晚景最惨的人。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对于少壮派中上述一个人晚年的情况,有一位老人想陈锡联向中央做出事实上的反映,不知道陈有没有说,但就算他说了,也没什么用吧。 陈在回忆录中可以肯定他们的过去,多少已经尽了本心,但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五、被质疑的三件事[/s2/]

文革期间,陈锡联最受质疑、最令人诟病的有三件事:一是与毛远新关系不正常,将毛远新定为辽宁至东北的太上皇受到质疑。 二是辽宁粮食副食品供应严重不足,陈被称为陈三两(指人均每月供应三两食用油)。 三是代替叶剑英主持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前两件事发生在辽宁,陈在回忆录中未提及,后一件事在北京工作后,陈在回忆录中进行了说明。

1976年2月2日,中共中央经毛同意以中发[1976]1号文发出通知。 有两个复印件。 一是经毛提案,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由华国锋担任国务院代总理。 第二,经过毛的提议,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叶剑英同志患病期间,陈锡联同志主持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那是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初期,叶剑英也多少有点被怀疑,但没能留住他,毛以生病为由休息,但谁来接叶负责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当时,既是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又是政治局委员的人有我、汪东兴、王洪文、张春桥等。 毛主席说陈锡联从小就参加革命,参加战争,带兵团,管炮兵,国务院也有职务,让他管吧。 中央会议的时候,见到毛主席,主席当时眼睛不好,视力比较差,所以我对主席说:我是陈锡联。 主席拉着我的手说:“好帅啊。 会议结束后,毛主席又拉着我的手说:“好帅啊。 随后政治局召开会议,一致同意毛主席的建议。

粉碎‘ 四人组的第二天,我在玉泉山给中央写报告,请军委停止工作,还是请叶帅主持。 华锋同志说,你这份报告先别写,叶帅协助我解决国内事件,军队事件还得继续治理。 他拜托我回收报告书。 这样到1977年3月,中央正式下发文件,宣布叶剑英同志身体康复,经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今后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由叶剑英同志主持,陈锡联协助。

我在主持裁军事务委员会的日常工作期间,经常向叶帅报告业务,听取指示。 叶帅也经常听军委的案子,支持我的工作。

当时,一点同志因为不了解情况,对我有点误会,说了批评、谴责的话。 我完全能理解那个。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证明。 不了解情况的同志查明了事件的经过,消除了对我的误解。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301住院,粟裕也在住院。 他来找我,说:“我不知道情况,但现在很清楚,没有那种事。” 小平找我说话的时候也说:“我认识你。 你没有野心。 十三

陈锡联的能力,搞好一个军区没有问题,但不足以主持军事委员会的工作。 至于以上说明能否真正消除同志的误解,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这件事总是对本人形象有负面作用,但大体上是肯定的,但从今天的观点来说,陈当时的情况,大体上不是自己的。

对于陈在辽的两件事,沈阳军区的老人们换了一种说法,笔者觉得听起来也有道理。

先说毛远新。 1967年1月,毛远新为黑龙江省临时权力机构黑龙江省红色造反者革命委员会负责人,此前曾向吉林延边传授黑龙江造反经验,伯父毛泽东本人对此大加赞赏,向周恩来表示:总理:由于要夺取延边反革命派手中的权力, 毛远新去了延边一个月,那里大有好转。 他今天要去哈尔滨,如果还没去,请和他商量。 十四

1968年5月8日,中央同意成立辽宁省革命委员会,中央指示毛远新排在第七位,被称为副主任。 核实文件资料后,毛远新被安排在辽宁省工作,非沈阳军区或陈锡联本人自愿提交,前4月22日,陈锡联向中央、中央文革和军委工作小组提交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建设初步意见(第二次编辑稿),特此 十五

但是中央派毛远新到辽宁工作,陈锡联当然不能要求。 这和龙附凤的想法大致没有关系。 当时,即使是陈锡联这样的高级干部,也很难抓住北京所谓的中央精神,要像毛远新那样能直达天庭的人在身边,不要走错路。

陈锡联1973年12月调任沈阳军区,一个月后的次年1月20日,军委突然任命毛远新为沈阳军区空军政委员会,但不到1月( 2月12日),免去前一职,任命为沈阳军区政委,后来经中共中央批准增为第三书记,但 十六

陈三二的绰号(估计是辽联和八三一派封之)。 辽宁是工业省,城市工业人口多,农业相当落后,文革前,粮食食品大多是从外省调入的。 文革中,转入困难,供给紧张,再加上陈从没有一个人惹恼过武夫,经济事业还没有得到,是外行,出于客观原因他没有做好不熟悉的工作,也是有情况的,不能完全谴责 ( 2004年7月,文革史读书之四)

评论:

[1]、[2]陈锡联:《陈锡联回忆录》(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1月),页405。 [3]、[4]同[1]本书,页431432。 [5]见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第五卷,附卷二(北京:中国共产党史出版社,2000 )。 [6]同上[1]本,第438页。 [7]本文涉及辽宁文革进程,主要是高峰主编:《中国共产党辽宁党史大事记( 1949.101989.12 )》(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5 )、《中国共产党辽宁省组织史资料( 19231987 )》(沈阳,1995 ) [8]宋朝这一时期的经历,见他本人的着作《宋任穷回忆录[续集]》(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6 )。 [9]见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史资料第四卷(北京:长征出版社,1995 ),沈阳军区部分。 [10]同[1]本,页448449。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11]同[9]本、第五卷、页106、[12]同[8]本、页27。 [13]同[1]本,页474475。 [14]《建国以来毛泽东稿件》第12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页195。 [15]辽宁省档案库,缩微胶片档案号: 501527。 [16]同[9]书,第五卷,沈阳军区及沈空部分。 [11]同[9]本、第五卷、页106、[12]同[8]本、页27。 [13]同上[1]本,第474─475页。 [14]《建国以来毛泽东稿件》第12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页195。 辽宁省档案库,缩微胶片档案号: 501─5─27。 [16]同[9]书,第五卷,沈阳军区及沈空部分。

“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标题:“余汝信:《陈锡联回忆录》的弦外之音”

地址:http://www.huarenwang.vip/new/20181024/11.html

免责声明:甘肃经济信息网是一个为世界华人提供甘肃省本地信息资讯的门户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甘肃经济信息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甘肃经济信息网介绍

甘肃经济信息网立足于甘肃本地用户群体,贴近生向甘肃地区推出大型信息门户网站,以打造高质量的甘肃人民网络生活和传播甘肃实用便民的信息为己任,力求提高最新最全的甘肃新闻、甘肃快三、甘肃11选5、甘肃旅游、甘肃旅游地图、甘肃旅游景点、甘肃旅游景点大全、甘肃自驾游、甘肃特产、甘肃苹果、甘肃小吃、甘肃高考、甘肃大学排名、甘肃教育、甘肃银行、甘肃招聘、甘肃人事等信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