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甘肃经济信息网”,在这里您可以浏览到甘肃省12个市以及2个自治区最近发生的大小事,是世界了解甘肃的最好窗口。

主页 > 新闻中心 >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来源:甘肃经济信息网作者:濯昊更新时间:2020-10-28 08:32:02 阅读:

本篇文章5738字,读完约14分钟

如果要我列一个对中国文化贡献最大的香港人的名单,赵广超的名字一定排在第一位,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他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写书”方式,不仅普及了中国视觉文化的精髓,也让新一代的年轻人爱上了《清明上河图》等古老的艺术经典;而且还找到了一条进入中国传统的新路。为什么这是一种“写”书而不是写书的方式?那是因为大多数人总是把写书和平面设计分开,要么先写内容,然后用图像装饰说明,要么主要是画画,用文字点缀。但既是艺术家又是学者的赵广超,却有一个大概的思路。文字和图片之间没有隔离。文字是他表达观点的工具,甚至图像也成了他研究问题的手段。所以他的作品完全不同于《图解中国文化》等平时畅销的书籍,既简化了复杂的文化思想,又用图片加深了大家的认识和理解。翻开他的新书《木椅篇》,看看他是如何说明明式木椅与中国木结构建筑的结构相似性的,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这种“写书”的方法非常难磨。赵广超必须先把很多图片扫描到电脑里,然后把原图的轮廓和结构一张一张地勾画出来,然后放大,缩小,变形,这样才能突出他想说明的重点。其中,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对于人类来说确实是不够的。赵广朝的身体在这个匠人多年的辛苦中疲惫不堪。幸运的是,他的性格中有一种天真的乐观主义,用成千上万的戏装反派画出紫禁城的鸟瞰图,并有意置身其中(他穿着现代服装在皇宫的一条小巷子里踢足球,旁边画着一个教他如何举止不羁的太监。这个细节只有用放大镜才能看到。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简单有趣,难怪他越来越受欢迎。虽然作品在三个地方卖的很好,但是连英文版权都卖的很顺利。最新的好消息是,北京故宫,看了他精彩的《大故宫》,决定找他这个香港本地人来做最新的官方导游书。我们的朋友以他为荣,但他不能愉快地睡觉,以便“融入”沈工的禁园。大概他以为可以偷偷踢足球,不骂太监。我唯一担心的是他的健康。毕竟还有很多宏大的计划等着他去实现…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赵广超(赵)

赵光超新书《民族艺术十二美》举行

《国术十二美》一书,取材于故宫博物院雍正十二美图。从富有历史感的细节上解读清宫的陈设、服饰和家具。内容和装帧都相当优雅,有图可看,有文可读。[详细]

《民族艺术-十二美》和《大故宫-王者轴心》两本书简介

梁:听说你最近去台湾了?

赵:《木椅篇》刚出的时候,诚品书店邀请我去台湾。也许我很幸运。他们安排我去台北采访,还带我去台南见读者和当地知识分子,向我详细讲解台湾各地的民俗风情和读书氛围。在台南认识了一个高层企业,花了几年时间完成了一套关于台南的三本书,很接近我写书的方式,也用自己的时间收集资料,写写画画。他讲完后,台南市政府立即为他出版,然后台南的旅游方向也跟着他改变了。我和他聊天,才发现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负责管理诚品30多家分店的同事听完,拿出了他的身份证。原来他跟我们是同一天出生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好像在玩《两朵花》。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我刚刚在你的电脑上看到一些名著的描摹本。怎么画的?按原貌?

赵:是的,因为这些就是我要介绍的作品。你不能改变他们。只能玩这些原始形态以外的东西。

梁:所以你做的就是努力。

赵:因为我不太相信书上说的,所以我跟着原画,分析画家的绘画方法,用笔研究。好处是我们平日看画,往往只是变成了一个概念,但是画画的过程让我更好的理解了画家的方法,成为我的分析基础,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梁:你是怎么想出这个工作方法的?

赵:我看过很多大陆的书,其实都很好,我很喜欢看。但那些作者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也不是写给一般读者看的。50岁以上的人会觉得中国文化很有趣,可能是因为即将退休,有闲暇。但如果文化的价值是建立在退休人员的基础上,那就不好了。中国文化内涵太大,没有一定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真的很难欣赏。

梁:那你的书是给年轻人看的?

赵:我希望我能推动读者群向前发展。如果25到30岁的读者感兴趣,以后可以去玩,去学习。

梁:我觉得你不能只考虑读者的年龄。刚才看了你的画,你说你学到了更多书本上用文字和概念无法表达的东西,所以你不只是想普及,或者让年轻人更容易阅读,还要自己做研究。

赵:是的,比如我画《清明上河图》的时候,我就怀疑它不是原作者张泽端写的,因为他的原作写得非常严谨有力。这一点我得仔细研究,才能搞清楚。但是通过绘画,我感觉到了一些细节上的差异,这种差异甚至让我觉得不舒服,因为很明显这不是原作者画的。这些东西平日看图不容易看到,只能用手去感受。还有,当我描述一些场景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处理。和学生一起上课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收起一个流行的概念,那就是原创。现在大家都在说原创,但是对于一流的画家来说,原创其实可以称之为失禁。你说你的水墨画是原创,但在中国艺术领域,只是二流。不要怕重复抄袭,也可以是一种创作,我也经常用重复的方法改变一些旧东西的意思。复读不是灾难,但是漫无目的的复读不好。比如看手表,有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突然低头看手表。第一次你会觉得这个人很有时间感,第二次你会怀疑他是不是很着急,第二次你会怀疑他是不是不耐烦,第四次你会觉得他讨厌你……当你重复同样的动作时,动作本身的意义也会随之改变。慢重复其实是很基本的一件事。比如一个玩音乐的人,如果他说他在思考do怎么变成re,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成为大师。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你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吗?

赵:可以说我做这个功夫的时候,日常生活却很混乱。

梁:你读书做研究的时候,是不是特别讲究?

赵:起初,我在法国学习绘画。我会自己钉相框、做画布,用我波兰朋友带来的天然亚麻布做画布。当时用了很多白,还特意选了不同的白。经验多了,你会发现有很多白人并不是真的白人。还有论文。我会仔细触摸每张纸,感受它底部不同的纹理。有一次偶然参加一个研习班,遇到一个教授。我每周见他一次。他教我怎么磨刀,怎么切45度角,很难。他教我怎么操作,怎么用落刀切木头,然后用砂纸打磨木头,让你发现自己画和电脑画的区别。最后一层又一层涂上白色,然后用这些白色木条裱起来...真的很美。如果要说中国器物的文化,中国人过去在手艺上钻研很深,教授激发的情调可能只有古代才有。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我不知道什么叫努力,关心还是耐心?我们通常认为这是一种人的品质。你一直都有这种品质,还是在法国留学后慢慢发现的?

赵:实际上,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画了一幅100米的画,有些画很匆忙。小时候觉得这两种方法都很有意思,但长大后渐渐觉得文化很精致,不能凭一时冲动来。这是一件理智的事情。就皮包和手包而言,相信很多一线名牌都是不在口碑之上的。他们各方面都是一流的,最好的车工,最好的材料,都是细节上最好的,比其他品牌完美多了。

梁:你读书的时候一定做了很多笔记吧,从小到大?

赵:是的,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希腊艺术的笔记,从爱琴海开始。我根据一个古希腊陶瓶画了一幅画,还是不够理解。然后我自己简单做了一个,然后就觉得踏实了。

梁:你看看你的纸条,真的好密好奇怪(指着床上堆的一张床单)。

赵:我用左手写这个本子,因为右手受伤了。医生说是我握笔姿势不好,伤了手。

梁:我听说你刚才病了。是因为你的右手吗?

赵:不是,是我身体的引擎太大了,心脏装不下。我还是有些问题。

梁:那你还抽烟?

赵:不抽烟很难工作…

梁:你介意谈谈你的病吗?

赵:怎么说呢?

梁:因为我想强调,你会死于过劳死…

赵:哈!我记得刚到法国的时候是亏损的,所以到处打工,同时回学校。我是一个天生紧张的人,不得不提醒自己慢下来,但还是没日没夜的工作。但是我很难判断自己作品的好坏,也很容易判断别人的好坏,所以我要坚持画画,做出来。我之前没接触过粉彩,因为粉彩很贵,我也没钱。有一天我的一个同学突然退学了,说他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就把他所有的蜡笔都给了我。于是我很开心的尝试了粉彩,度过了一个复活节假期,我的画覆盖了整个房间的墙壁。当时的作品很疯狂,有些粉彩因为手心出汗太多变成了水彩画,真的太紧张了。第三年,有一天突然吐血,从此身体每况愈下...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已经是过劳死了。

赵:哦,别这么说。年轻人听了会害怕走这条路...

梁:我会告诉他们要小心...

赵:我的心脏经常跳得很快。最快的差不多200拍。

梁:你真的要小心了...

赵:回到香港后,我好多了。但是在制作大故宫期间,脑力下降,所以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

梁:嘿,这是一本读书杂志。说说读书的事吧。

赵:你叫我谈读书,我平日看的都是参考书。

梁:有意思。喜欢看参考书的人总会给人一种不怕辛苦的印象,因为这样的书很容易让人觉得索然无味。比如你书里用的文献资料我们看了会很有意思,但其实你一定花了很多时间慢慢查。所以你看参考书的时候,好像和工作方式很接近。

赵:很近。小时候总是从抄袭别人的名著开始,抄袭劣质版画。当时我就想,这是艺术吗?就几盎司的油漆。然后去图书馆发现有那么多书在讲这些安石颜料。于是我开始读艺术批评和美学,但批评家往往不是创作者。因为我有自己的创作经验,看的时候总觉得挠头。于是,我从事实出发,再回头看作为理论研究怎么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去思考什么是“创造力”。所有的书都提到这个词,但是没有一个作者能说出什么是“创造力”。作为创作者,我们对创造力是如此熟悉,你对事物的创造力有一定的标准和判断,但为什么不能说清楚呢?后来我还原成最简单的程序:只要是同一个主题下,谁从别人身上花的时间多,谁就更有创意。如果观者愿意把时间花在你的创作上,让你偷走他的时间,你的作品就有了创造性。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那你写书的时候没有参考理论?

赵:我觉得事实本身就是赤裸裸的。这就是经与伦的关系,事实就是经本身。

梁:那你刚才指的是哪几本参考书?

赵:比如故宫文物月刊,出版了二三十年了。我读完一本书后,通常从头再看一遍,看看错过了什么。我会考虑下一步住在哪里,我能做什么。重读前辈写的东西也让我觉得很开心。

梁: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赵:外国人可以欣赏的中国画故事。看完《大故宫》后,我开始怀疑中国是否有自己的平面设计。然后发现数据非常不足。我觉得中国还没有自己的形象。很多人把墨水误认为墨水,现在很多设计也是这样。我觉得是墨层,不是墨层。另外,我们的文字都是直线书写的,在英文文字中没有笔端活动的流畅性和不同字体部分如何上下折叠。说起西方绘画的方式,我们会发现西方的美是致命的。然而在中国,每个人都在一起努力创造美好的生活。我记得姜子牙想杀妲己,但是她做不到,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头被包在布袋里就被砍头了,想尽一切办法都被杀了。我觉得中国艺术有这种倾向。所以我以前理工大学的硕士同学想做极简主义,我就让他们去研究南宋瓷器。在“存天理灭人欲”的重重打压下,当时的人想做出一种包含世俗欲望的艺术形式,非常性感;看起来却还是觉得很淡定,这是极简主义的很好体现。不是贫穷,是高净化的能力。对了,前几天去澳门跟故宫出版社社长谈正式合作。我也很幸运。他通过中介来找我,在我脑海里做了一张故宫的导游图。当然,我很开心。他原本想做一本导游书。我说这张图可以作为现场使用手册,更重要的是参观者看了之后要觉得有分量。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其实你的书已经是一本很好的手册了。

赵:但不是全面介绍。最让我开心的是,他们愿意开放故宫的所有区域,让我进去工作。还有16位专家支持我,给我安排了一套房子住在故宫附近。我真的很开心,但是压力也很大。如何用故宫体现的传统技艺打动世人?我从童书开始搜,发现弹窗书不行。而且我告诉他们故宫不要画得太小,让读者看到里面不同的细节,比如宫里的人在踢足球,有的人在赏月;有很多微妙的地方要根据史实勾勒出来,太后进哪个门,宫女该从哪个通道出去。一开始我在谷歌的卫星地图上搜索鸟瞰图,数据不足。然后我联系了故宫很久,然后他们给了我一张图片,说不能公开,保密。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这张图有多机密?

赵:这个我们很难下结论,但是我发现这个图也不对,没有尺度。一开始你得不到确切的数字,他们只会告诉你一堵墙有多长多高,但并不准确。所以我不得不自己衡量,但也考验了我,因为我数学很差,所以我打电话给香港,问我的学生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机会站在故宫里看清它的脸。有一次带着那张机密地图去拜访故宫古建筑部负责人,向他请教。他太善良了。他曾经在一次采访中对我说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话,我在此衷心感谢他。但是,其实这些书并不完全是我想做的,因为最终要考虑的是读者,而不仅仅是满足自己。我也鼓励数字化,找一些同学帮我谱曲,做一些电脑动画分析故宫的特点。我想我们甚至可以帮故宫再做100张光盘介绍不同的地方,它有太多有趣的东西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引起广大市民的兴趣,把光盘送到学校播放,让学生有机会看到。如果能做到,我愿意不顾版权。我经常觉得,在香港从事文化工作的人,似乎没有一往无前的精神。我在大陆的时候,遇到的人都不相信香港人会做文化工作。如果我帮他们做导游手册,我其实可以让他们知道,我们不仅可以提供服务,还可以作为一个大平台,在文化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这是我的梦想。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包括把故宫包装成更高的国际标准,香港人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很遗憾中国有很多好地方...

赵:比如我想做一个类似故宫的规划。但是,我的经济资源不足。刚才我们提到了疲惫。我想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健康,我的经济和时间都已经耗尽了。如果他们愿意,我可以好好分析一下秦陵,比如部队是怎么出来的,那些年的科技水平,当然还有秦人的气魄。这样可以创作动画,可以出大书。那该有多好?然后每个朝代选一件东西,会让现在的读者对这个朝代感兴趣,然后自己去看。中国文化和历史的前沿是什么,首先要搞清楚,以后可以一步一步来。我粗略估计了一下,人生还有十几年,没有钱,没有人力,我做不了那么多事。台南之行后,我也对研究厨房感兴趣。把台南和福建的厨房并列,你会发现它们的风格、工具和调味品几乎是一样的。目前对立只是利益关系,双方的基本生活其实是一样的。

[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梁:实际上,你应该采取像以前那些教授那样的研讨会形式,有一个团队和你一起工作。如果有个富商看了这个采访,慷慨赞助你,那就更好了。

赵:都挺好的。

梁:你说你的书是为了读者的最大利益;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你会怎么做?

赵:其实我性格很裤。最好让我看很多闲书。

梁:谁不是?

标题:[陇文化]梁文道专访赵广超:学问是一种手工艺

地址:http://www.huarenwang.vip/new/20181024/11.html

免责声明:甘肃经济信息网是一个为世界华人提供甘肃省本地信息资讯的门户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甘肃经济信息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甘肃经济信息网介绍

甘肃经济信息网立足于甘肃本地用户群体,贴近生向甘肃地区推出大型信息门户网站,以打造高质量的甘肃人民网络生活和传播甘肃实用便民的信息为己任,力求提高最新最全的甘肃新闻、甘肃快三、甘肃11选5、甘肃旅游、甘肃旅游地图、甘肃旅游景点、甘肃旅游景点大全、甘肃自驾游、甘肃特产、甘肃苹果、甘肃小吃、甘肃高考、甘肃大学排名、甘肃教育、甘肃银行、甘肃招聘、甘肃人事等信息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