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甘肃经济信息网”,在这里您可以浏览到甘肃省12个市以及2个自治区最近发生的大小事,是世界了解甘肃的最好窗口。

主页 > 甘肃招聘 > [陇文化]非遗生产性保护难题 弟子难招 人才难留(图)

[陇文化]非遗生产性保护难题 弟子难招 人才难留(图)

来源:甘肃经济信息网作者:濯昊更新时间:2020-11-24 15:00:02 阅读:

本篇文章2888字,读完约7分钟

非遗产保难:弟子难招。非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核心是继承和保护传统技能。生产不是为了创造财富,人才难留

-关注焦点

昨天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成果展览开幕的第八天。

这次从全国各地选择了180多个项目参加展览,都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方面取得显著成效的传统技艺、传统艺术和传统医药项目。160多名国家级非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应邀现场展示技艺。

本次展览展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作用和成就,也为今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提供了参考。然而,据一些继承人说,生产性保护也面临一些困难。

-名词解释

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

生产性保护的概念最早于2006年提出。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论》中提出了生产性保护的概念。

2008年,在青海举行的唐卡国际论坛上,生产性保护首次成为论坛的主题。此后,生产性保护的概念逐渐被提出,并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目的是通过国家政策、资金和人力的支持,使某一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再现完整的生产过程,并在这个过程中,让相关的技能和知识体系得以传承。

对于木刻水印的继承者高,2008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奥运会给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宣传机遇,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的首批荣宝斋木刻水印也是受益者之一。

这一年,因为学习京剧,高遇到了她现在的徒弟,一个1986年出生的孩子,后来成为高的徒弟之一,正式接受了木刻的水印。

四年来,高、、亲自实践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

高利用生产,用言传身教,比照本宣科快得多。

在生产中继承非遗产

今天,高正式收了四个徒弟,就是其中一个。

张静原本主修景观设计,但为了在荣宝斋掌握木刻水印艺术,她不得不从零开始学习。

高说,她并没有太在意徒弟的专业对口。其实她当初也不是中国画专业的。高进入时,连艺术基础都没有。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高成为了木刻水印的高级技术人员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在工作三年后,成了高的徒弟。现在,正式当了一年多老师的张静,每天都在工作,印刷木刻水印,印刷绘画,印刷不同画家的画,掌握不同的技法。

掌握手艺有时候就是一层足够的纸。在印刷的过程中,高会逐一指出弟子们遇到的技术问题,直到弟子们印出令她满意的作品。

现在,张静仍然记得她第一次印刷汪慎生的《荷花鸟》。这是她第一次印刷彩色画,这让她跑了一大步。

这幅画中间有一片巨大的荷叶,应该有三种颜色的变化。张静重复了很多次,但是他印的越多,失败的越多。

高发现,这是由于颜色中胶含量过高造成的。听了她的建议,张静又把它印了一遍,画的颜色更加清晰了。

高说,他之所以能处理一些难题,还是源于多年雕版水印印刷的积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是指你的弟子可以像自己一样,在连续生产的过程中广泛地看到各种问题,积累印刷经验。

但这种体验并不依赖于制作人的亲身经历,仅通过书本很难获得。

报酬有限,徒弟难招

现在对于非基因遗传者来说,最挠头的就是选徒弟。

开展继承活动,培养继承人,是非继承法规定的继承人的首要义务。

传承技能也是文化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硬性要求之一。去年,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颁布,这一硬性要求再次得到加强。

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代表性传承人无正当理由不履行义务的,文化主管部门可以取消其代表性传承人资格,重新认定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作为文化部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之一,学徒选择难度较大。

2009年9月,线内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第四代传承人何开英正式接纳三位创业弟子。仪式上,何开英宣读了流传156年的师训,然后依次从任晨阳、刘伟、蔡手中接过师茶,然后向三位弟子赠送了鸭嘴钳等四套手工制作的鞋子。

三个徒弟都是80后的男生。

现在,学了2年多美术的任晨阳,接下了内联升级高端定制鞋的工作,从量脚、画样、配鞋底、穿鞋,都要参与内联升级鞋的全过程。

对于内联鞋厂的普通工人来说,他们通常只参与一个环节。这是非基因人正式学徒和普通工人最大的区别之一。

行内盛副总经理表示,现在的80后视野开阔,选择余地大,真正愿意脚踏实地学一门手艺的人并不多。而且这样的传统工艺回报有限,财富积累短期内无法实现。

以前徒弟求师傅。王强说,传统的线上促销手工艺在历史上一直是靠口口相传来传授的,被选为学徒对以此为生的鞋匠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荣誉,这至少意味着他们可以用一种技能来养家糊口。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要找到一个有心学习的徒弟并不容易。

这样的困惑和担心在高这里也同样存在。

1974年,不到20岁的高开始学习木刻水印技术。当时大概有20个人同时和她一起学习。现在她是唯一一个还在继承和从事这项技能的人。

这一行你每天至少要坐8个小时,尽量少动,甚至喝水接电话。没有兴趣谁能做到这一点?高说,只有吃过苦不愿意离开的孩子,才能考虑是否收它当徒弟。但是现在这样的孩子太少了。

关键不是利润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

当生产性保护出现时,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争议。有人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化,强迫非物质文化遗产赚钱。

这其实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误解。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许伊一说。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司长马文辉表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核心在于传统技能的传承和保护,生产性保护的底线是传统核心技能不能被破坏,特别是要重视保留手工艺品。

在文化部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的评选中,一个重要条件是实现生产中的有效传承,使传统技能、传统知识体系和传统文化得到有效传播和传承,最终繁荣中华文化。这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核心。

无形市场正在复苏吗?

作为首批入选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的单位之一,直插式千层布鞋和荣宝斋木刻水印的制作技艺正在经历行业自身的复苏。

与80、90年代相比,人们回归自然,追求个性,为具有强烈个性的手工艺技能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但这是否意味着传统的无形技能只有迎合人们的喜好才能传承下去?许伊一可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许多传统手工艺品的生产不是因为市场需求,而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

类似于母亲给女儿做的刺绣,当产能增加时,可以考虑市场交易,但交易不是目的。手工艺本身就是通过手的创造来创造自己的生活。我们以前说民间艺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和美化生活,其实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创造生活。

许伊一说,生产保护和生产有本质区别。生产性保护是一个具有生产性的过程,但不是直接产生社会财富的过程,生产要求产生社会财富。不同的起点导致不同的结果。

为了确保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以传承为目的,文化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基地提出了严格要求。对懒于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或过度开发的企业单位,将撤销基地标志并向社会公布。

在许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创造的财富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和衡量的,其丰富的文化价值和历史意义值得后来者去挖掘,而不是简单地让其适应当今社会。

□王驾林北京报道

标题:[陇文化]非遗生产性保护难题 弟子难招 人才难留(图)

地址:http://www.huarenwang.vip/new/20181024/11.html

免责声明:甘肃经济信息网是一个为世界华人提供甘肃省本地信息资讯的门户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甘肃经济信息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甘肃经济信息网介绍

甘肃经济信息网立足于甘肃本地用户群体,贴近生向甘肃地区推出大型信息门户网站,以打造高质量的甘肃人民网络生活和传播甘肃实用便民的信息为己任,力求提高最新最全的甘肃新闻、甘肃快三、甘肃11选5、甘肃旅游、甘肃旅游地图、甘肃旅游景点、甘肃旅游景点大全、甘肃自驾游、甘肃特产、甘肃苹果、甘肃小吃、甘肃高考、甘肃大学排名、甘肃教育、甘肃银行、甘肃招聘、甘肃人事等信息资讯。